朴实是最后的赢家(转自网络)

2014-06-23 

文-洪烛

  不知道别人怎么样,反正我还是喜欢跟朴实的人交朋友的,觉得比较放心。

  但我估计不够朴实或不朴实的人,也是喜欢跟朴实的人交往。不仅放心,而且省心。谁都怵那种相互猜谜、彼此提防的社会关系。

  这么看来朴实并不是朴实者的墓志铭,反而是一张通行证。它更容易获得别人的信任,也就大受欢迎。老板聘员工,领导对下级,最讲究“疑人不用,用人不疑”。诚实的人才不会受到怀疑。也就有望得到重用。

  我见过一位喜欢蒙事的生意人,他谈业务大多有水分,那天却说出一句真话。他长叹一声:这个时代,都是骗子骗骗子,骗子也只能骗到骗子,因为老实人已经不上当了。即使这样,骗子最怕、最恨的也是骗子,小骗子怕遇上大骗子,大骗子怕遇见更大的。我估计这个喜欢涮人的家伙刚刚被谁给涮了。

  如果说一个朴实的人受骗了,只能说明他不是真的朴实,或朴实得还不够。欲望或虚荣心,最容易被诱饵所迷惑,上了别人的钩。真正朴实的人,应该知道自己吃几两饭的,知道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,他只相信自己的诚实劳动。因而常常选择以勤补拙。

  “诚实劳动”这个词,是我从某朋友那儿听来的。意味着种瓜得瓜、种豆得豆,你付出血汗,也就有实实在在的收获。也许不是暴利,没法一夜成名、一夜暴富,但你自己心里踏实,心里有数呀。我想,真正意义上的原始积累,都靠的是诚实劳动。诚实的人不仅勤劳,而且会积累,日积月累地走向成功。

  谁说朴实的人注定是失败者了,他们常常会成为最后的成功者。只是过程要漫长一些。他们要么笨鸟先飞,要么像“龟兔赛跑”寓言里的乌龟那样锲而不舍,一步一个脚印地接近终点。你问他心里慌吗?他说不慌。你问他累吗?他说不累。说实话他从来没把跑得快的兔子当成竞争对手。并不是说他瞧不起兔子,而是他无意于竞争(更不会恶意竞争),无意于与别人比输赢或比贫富,他通常只跟自己比,跟自己的昨天比,自得其乐地走自己的路。私下里恐怕觉得兔子本该跑快车道,自己跑的是慢车道。没啥可比性。大路朝天,各走半边。不急不躁,反而最终成为马拉松的冠军。

  人生其实是一场马拉松。要看谁笑在最后。

  浮夸的兔子就不一样了。看见乌龟落在后面,就得意忘形了,以为可以打个盹了(加上一开始就冲刺确实挺累人的)。一旦看见前面跑着火车,说不定又该着急上火,慌不择路地狂追上去,没准还会给啥绊了一下,摔伤脚腿。

  我认识的新疆诗人周涛,谈起新时期文坛二三十年坚持下来的,大多是“乌龟型”作家。倒也出过些“兔子型”的,昙花一现,后来不写了或写不下去了。“兔子”太机灵了,要么改行,要么下海,但由于缺乏耐性,很难把一件事做到底,聪明反被聪明误。而“乌龟”呢,一生只做一件事,持之以恒,码字也能码出高水平。周涛大概认识到自己属于“兔子型”的,而当初起跑时某些自己看不上眼的“乌龟”,在文学跑道上今天已成了大腕,使他有所感慨:兔子要睡觉,而乌龟不骄傲,谁是最后的赢家——早注定了,只是当时谁也没看出来。周涛又故作潇洒地开个玩笑:其实兔子不想跟乌龟比赛,是乌龟老咬兔子的耳朵,逼着它跑的。

  不只文坛,其实各行业都如此。朴实永远不会过时。连聪明绝顶的兔子都怕朴实的乌龟。朴实的乌龟,你还有必要瞧不起自己吗?